Godzilla

精分患者.伪画手.圈地自萌.墙头杂乱.
图做头像均随意.
喜欢推推自己认为好看的东西♬

纠缠

……似曾相识。但是好吃、

我家小纲吉:

阅读指南:


1结尾有肉渣


2架空


3钻牛角尖的纲吉和死心眼的Giotto


4雷到你我很抱歉


5 ooc




都没问题的话就往下看






纲吉单手托起下巴,支撑在窗前,任凭风将他的额发吹得微乱。


 


浅褐色眼眸半垂起,无力的注视着窗外难得的乡下风景,一畦畦的稻田,顺着风向而起伏的绿色秧苗,甚至是路边的杂草,都是这么好看。


 


他住的地方是一所比较有年代的房子,根据他的身体状况,他也只能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能去。


 


无力的后仰,随意的转了转椅子,纲吉注视着天花板,整个世界就像是转圈圈一般,椅子再次滑动,纲吉裸露在外的脚踝直接搭在了身前比较矮的桌子上。


 


“你要这样坚持到什么时候呢?Giotto。”纲吉仰着头,浅色琉璃般的眼眸浅浅阖着,淡漠的注视着天花板。


 


门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响声,纲吉依然保持着靠着椅子并仰着头的动作。


 


“我回来了,纲吉。”少年的声音非常的冰冷,但是却异常的动听。


 


“欢迎回来。”纲吉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giotto,你今天在玩的学校开心吗?”


 


“嗯。”少年心不在焉的回答,他几步就走到了纲吉的身边,微微倾下身体,“你饿了吧?午饭有好好吃吗?”


 


纲吉微微仰头,少年那样浓烈璀璨的金色发丝顺着他精致的脸颊滑落下来,在他的脸上若有若无的晃动着,透过那美丽耀眼的金色发丝,纲吉注意到少年那一向冰冷傲慢的浅金色瞳孔正高高在上的俯视着自己。唇瓣微动,纲吉停止了这种无意义的对视,他低下头,无声的叹了口气。


 


“我想吃汉堡。”


 


“那样是不健康的。”


 


纲吉不说话了,金色发丝的少年亦沉默了下来,他系上了围裙,在纲吉视线可及的厨房内习惯的做起了饭。


 


整个房子就只剩下giotto做饭切菜的声音。


 


“明天是学校放假的日子,我会在家里陪你。”少年不容置疑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的,那就是不容置疑。不允许任何人反驳。


 


“是吗?难得的假期为什么不出去玩呢?Giotto是没有交到好朋友吗?就这样呆在家里不会难受吗?”纲吉轻轻的回答,他再一次滑动了一下椅子,来到了窗前,单手支起下巴,另一只手的指甲没有目标的随意在窗台上滑了滑,发出轻微的嗤嗤的声音。


 


“我有说过吧?让你不要这样玩自己的手指甲。”不知何时,金发少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单手扼制住他的手指,似笑非笑的浅金色瞳孔紧紧盯着他。


 


不知怎么的,偶尔纲吉看到他这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还是很害怕的,他瑟缩的缩了缩手,想把它从少年有力的禁锢中摆脱这种被锁住的感觉,然而,一切都是无力的。


 


“唉,”金发少年轻轻闭上眼,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吓到你了?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很担心你。”他微微低头,轻轻的吻在了被自己禁锢的手指上,微勾起唇瓣,“你也要珍惜自己啊,就当是为了我,不行吗?纲吉?”当他念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仿佛里面隐藏了这个少年所有深厚的情感一般,温柔而又低沉。


 


纲吉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


 


晚饭依旧和往常一样,在沉默中很快的就度过了。


 


吃过饭,洗过澡。金发少年将纲吉直接从椅子抱了起来,放在了床上,随后,少年也躺了下来,侧着身体,与纲吉面对面的睡着。


 


金发少年凑近了纲吉,直接将额头抵在褐发少年的额头上。


 


纲吉闭上了眼眸,轻轻的说了一句,“为什么要在一起睡呢?”


 


金发少年亦闭起他那双冰冷至极的浅金色眼眸,无声的叹了口气,他再次凑近了纲吉,直到他们都能感应彼此口中轻吐的气息,“因为我很担心你啊。”


 


纲吉再次沉默了下来。


 


第二天。


 


纲吉依旧趴在窗台上,注视着窗外的风景。


 


叮咚叮咚——


 


纲吉愣了一会儿,giotto还在厨房做早饭,似乎是没有听到门铃声。


 


然而门铃声还在持续响着,纲吉站了起来,并不流畅的甚至是不稳的走到了门边,打开了门。


 


“打扰了————”一群少女的声音响了起来。


 


“欸?!!抱歉,请问,家康君住在这里吗?”这是一群年轻的高中生,纲吉想,他们大概是giotto的朋友。


“你们几个——”金发少年似乎很惊讶一般,他围着围裙,直接询问,“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家?”


 


“嘻嘻,秘密。”两三个美丽活泼的女高中生这样笑嘻嘻对着金发少年挤眉弄眼。


 


“真是的,家康君什么也不和我们说,假期也不出去玩,我们只好自己主动上门了。”粉色双马尾的少女脸颊鼓起,如同和男朋友置气一般小小的调皮。


 


“真是被你们几个打败了啊。”金发少年眼眸轻轻垂起,遮住了那冷冽纯粹的浅金色瞳孔,“纲吉,这几位都是我刚转到这所学校对我很照顾的同班同学。”


 


纲吉轻轻笑了笑,“你们好,我是泽田家康的弟弟,泽田纲吉。”


 


“你好,”粉色头发少女说到,“我是l子。”


 


绯色头发的少女害羞的笑道,“我是m子。”


 


“哼,你的哥哥在学校就是个麻烦,我是n子。”黑发少女一脸傲娇的说着。


 


热情大方的l子,害羞内向的m子,傲娇纯真的n子。


 


金发少年颇无奈的叹了口气,“为什么不让我来开门呢?”他接近了在门口站着的纲吉,不顾众人的眼光,弯腰,将手伸进纲吉的腿弯处,单手环住纲吉的肩膀,一个用力,直接将纲吉打横抱起来。


 


“我累了,好想睡觉。”纲吉平静的靠在金发少年的胸前,“哥哥,你今天就好好招待你的同学吧,不要亏待了她们。”


 


纲吉很快就被放在了床上,金发少年触碰着纲吉的额头,轻轻的揉了揉纲吉的头发。


 


纲吉闭上了眼,金发少年替他盖了盖被子,轻轻的吻在了纲吉的额头。


 


纲吉轻轻的侧着身体睡觉,不经意间就摆脱了那只触碰着自己脸颊的冰凉的手。


 


金发少年微微敛眉,唇瓣微勾,再一次露出那种无奈又从容的表情。


 


等到金发少年将门轻轻合拢,纲吉背对着门,却是缓缓张开了那双平静的褐色眼眸。他平静的听着门外边轻声的愉快的交谈声,再次叹了口气,“一直,你要一直这样到什么时候呢。”


 


他再次闭上眼,很快的沉睡了。


 


朦胧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勒着一般,纲吉半天都喘不过气来。他缓缓张开了眼,金发少年自他的身后紧紧扼制着他的腰身,精致的脸颊深埋在自己脖颈里,淡金色发丝微微戳着自己耳朵,十分的痒。


 


金发少年就这样,紧紧抱着纲吉,如同溺水之人仅剩的浮木一般,死死的不放手。


 


“要到什么时候呢,giotto。”


 


然而睡着的人是不会回答的,纲吉正是明白这一点才问的。


 


冰冷的浅金色瞳孔缓缓的半张开,露出了那双冷漠骇人的目光。


 


时间过的很快很快,转眼间都已经转到这里一个多月了。Giotto也和他的同班同学渐入正轨了。


 


“a子好像也转过来了吧,为了你。”在一个空闲的午后,纲吉坐在窗台上,有点无趣的荡着自己悬着的脚踝,“不在意吗?还是说很感动呢?”


 


“你在说些什么?A子是因为双亲工作的原因才来这所学校的吧?与我没有关系。”


 


将脚踩在窗台上,小小的病弱的少年蜷缩在窗户边上,将整张脸都搭在抱着膝盖的手臂上,“是吗?那不是你在意大利的青梅竹马吗?我还以为她是追随你的脚步来的呢。”


 


“青梅竹马不是这样用的啊,纲吉。”金发少年轻轻闭上了浅金色瞳仁,有点无奈的笑了,他从椅子上站起了身,再一次走到了纲吉的身边。


 


“你还要闹别扭到什么程度呢?”纤细冰凉的手指轻轻拂开纲吉略微散乱的额发,“我只有你啊。”微凉的唇瓣轻轻触碰了纲吉的脸颊,直到纲吉整个脸颊都变得冰冷不堪。


 


“是吗?”纲吉亦闭了闭眼,“我还是很嫉妒giotto的,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样去学校呢?”


 


浅金色眼眸微微一弯,唇瓣浅浅勾起,少年给了他肯定的回复,“当然是你身体变好的那一天啊。”


 


“是吗?”纲吉静静的回答。你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呢?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开始是偶尔的聚会,到最后是每一天都要见面。


 


纲吉安静的呆在自己的睡觉的地方,对客厅所有的谈话开始视而不见。


 


终于有一天,giotto答应了她们出去玩的建议。于是整个房间就只剩下了纲吉一个人。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纲吉保持着一上午托腮的动作才被打断了。他推了推椅子,椅子很方便的就滑到了电话旁,“您好,这里是泽田。”


 


“一直以来很抱歉,果然把你弟弟托付给你一人照顾是有点为难的,虽然是你的双生弟弟,但是从小并不在一起,你一直在意大利定居,想来也是不适应日本的生活的吧?就把你弟弟交给我们来照顾吧?你在意大利还有美好的前途啊,这样对你太不公平了,虽然你的弟弟和你的双亲遭受的车祸时,只有你弟弟一个人活了下来......”


 


足够了,所有的筹码都已经凑齐了啊。


 


比谁都要清楚,都要明白,自己的定位到底是什么。


 


纲吉歪着头,听着话筒里的声音,眼眸弯起,唇角上扬,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第一次,他从椅子上认认真真的站了起来,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打开了门。


 


他赤着脚,在乡下的泥土地,一步一步的走上了他已经看了无数遍的道路。微风将他松垮的衬衫朝后吹起,直至半个肩膀都露了出来。明明该是很冷的天气,然而纲吉却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一步步的朝着山上走去,无视着被不平的山路伤到的脚踝。


 


一步一步,直至悬崖。


 


他就坐在悬崖边上,仰视着星空。朝后一躺,继续欣赏着美丽的夜景,“我已经在没有机会了。”


 


很久之前,在他刚出生的时候,在一开始的两年里,还是和自己的双生哥哥一起生活的时候。


 


突然的,他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在他的哥哥轻轻的轻吻他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就出现了。


 


你是踏脚石。


 


不,说踏脚石都已经高估自己了。


 


如同主角人生必须的经历一般,你所要做的,你的意义。


 


无论你和主角的关系有多好,无论你是他多深刻的羁绊,你依然是他,认识他以后人生中必不可少的存在的入门者。


 


透过你,去认识什么女生,然后,她会是你这一生的挚爱。


 


透过你,去冒险什么事,然后,你会拥有这个世界最真挚的友谊。


 


而你?是什么?你只是主角脑海中儿时的一段必不可少的回忆而已。


 


永远,永远。你要抗拒这种命运到什么时候?


 


泪水从纲吉的眼中不停的往下流,“最后的事件,主角的弟弟因为任性不小心摔倒了悬崖地下,受了重伤,在经过班上的命定之人和挚友陪伴下,找到了弟弟,陷入了自责,最终还是因为命定之人的劝说,和弟弟达成一致,终于走出了心底的阴霾,最后,抛弃了那段过去,将弟弟送给了亲戚抚养。弟弟在亲戚那边,幸福的过完了一生。”


 


“本该是这样的才对啊。”


 


纲吉张开了眼眸,金发少年此时此刻就在他的身前,静静的俯视着躺在地上的褐发少年,“我也知道,本该是这样的才对啊。”


 


“但是,”浅金色眼眸浅浅阖起,他轻轻凑近了纲吉唇瓣,“那个时候,觉醒的不是只有你一个啊,我也知道,我明明也很清楚。但是,触碰过了之后,我就已经无法放弃了。”


 


浅金色头发的少年轻吻着纲吉的唇瓣,一如十几年前。


 


而那个褐发少年,如同十几年前的那般,依然的睁大了自己的褐色眼眸,不敢置信一般。


 


....................


 


后续


 


“啊,家康好像带着弟弟转学了,是因为什么原因吧?”l子失落的说。


 


“是啊,好像是他那个弟弟身体不好,需要到大医院疗养,所以才选择了靠近医院的学校,话说,一开始家康自我介绍的时候,好像有说过自己来这里的原因吧?”m子回答。


 


“好像是说,医院建议他的弟弟在乡下疗养什么的。”n子回答,接着伤心的趴在了桌子上,“真是的,也不和我们好好说说。”


好想他,好想见他,好喜欢他。


 


一开始的一开始,的确对家康产生了好奇心,因为他说自己家里有个病弱的弟弟,所以,大家对他都上了心,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忘记了自己当初是为什么对这个少年产生好奇心,只是,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这个少年。


 


好想转学,好想转学,转到有家康在的学校。


 


这么想的lmn无奈的叹了口气。


 


 


金发少年后背式拥抱着纲吉,冰凉的金色发丝随着少年深埋在纲吉的脖颈,儿微微晃动在纲吉的眼角。


 


“不管是谁都好,我,始终都是喜欢着你啊。”微凉的唇瓣不停的触碰着纲吉纤细的脖颈,双手更是自松垮的白色衬衫下纲吉的腰腹紧紧接触。


 


眼眸微阖,随着金发少年用力的咬住吮吸脖颈某一侧,纲吉无力的微仰起头,发出细碎轻微的声音靠在身后少年的肩上。


 


褐色眼眸无神的半垂着,浅浅注视天花板,整个人如同在云雾里一般,唯一刻骨的感受便是那个金发少年在自己身上不停的舔舐着,嗜咬着。


 


“喜欢。”


 


“喜欢你。”


 


“喜欢纲吉。”


 


低沉优雅的声线充满了令人迷醉的酒色与性感,恍惚间,纲吉就已经醉了。


 


什么时候躺在床上不重要了,什么时候被这个少年咬住了喉结也不在意了。


 


纲吉只能微微张开唇瓣,发出细弱无力的声音,他无力的朝着少年伸手,却被少年十指紧扣紧紧的按在床上。


 


溢满着暖水般流动的浅金色眼眸轻轻阖起,金色发丝朝着躺着的纲吉流动着,拂动着。少年露出愉悦而又心疼的表情。再一次靠近了纲吉,“我是如此的,喜欢你啊。”


 


眼眸微张,纲吉露出了心疼而又难过的表情,“我也是啊。”


 


到底会纠缠到什么时候呢?一直这样要到什么时候呢?还是说,你的命定之人还是没有出现吗?


“疼......”


 


纲吉痛的微弱的叫出了声,眼泪更是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金发少年很快的舔舐去纲吉眼角残留的眼泪,声音温柔而又缠绵,“我在的,纲吉。”


 


纲吉怔怔的随着少年的动作而张开眼,是啊,他在的。


 


无论何时。


 


无论何地。


 


他始终都在啊,既然这样的话,既然这样的话......


 


“唔......”一阵突如其来的撞击打断了纲吉的思绪,他抽出了自己与少年十指紧扣的手,上前,紧紧搂住了身前少年的脖颈。


 


直到你真正的命定之人出现,我会,一直一直。


 


真正的陪在你身边。


 


 


 


 



评论(1)

热度(29)

  1. Godzilla一介浮女 转载了此文字
    ……似曾相识。但是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