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zilla

精分患者.伪画手.圈地自萌.墙头杂乱.
图做头像均随意.
喜欢推推自己认为好看的东西♬

連結的兩個世界(G綱)

超甜。超甜。深夜党一本满足

千葉玥:

注意:


架空世界的設定,喬托和綱吉是同時代的人。






01


 


『Giotto,你是下一任的彭哥列首領,沒有比你更加適合的人。』


 


很年輕的時候,大概也是歷代最年輕的吧,我被宣佈成為下一任的彭哥列首領。


自己也認為很適合,黑手黨之間的操作就如同西洋棋一般一進一退,是殘酷卻又需要智慧的遊戲,並不是自誇,我知道自己不管是哪一方面都是最適合這個位置的,而這也將會成為我的責任。


 


這種負擔是甜美的,我滿意家族中重要的夥伴,生活更是毫無匱乏,挑戰的機會很多。


只是,後來回過頭去思考自己的人生,才覺得那時候真的太過年輕了,那麼年輕的時候就失去了未來可能分歧的道路,而只剩下通往黑手黨的這一條。


年僅17歲的我掛上了兩肩的披風,戴上了彭哥列指環,我正式成為彭哥列下一任的首領,也在差不多的時期就轉身成為最強的黑手黨教父,人們都讚譽我,維持了黑手黨間的秩序,沒有人會做得比我更好,那些讚譽的名聲套在我身上可說是非常適宜。


 


回想起來,大概是從十一歲的時候開始吧,在彭哥列完全被包圍的高牆中,我最常待著的書房中有一個高高的小窗戶,可以從那裡看見天空的一角,我記得自己從那時候開始就沒有任何改變,深信自己會成為黑手黨的一員,成為首領。


 


書房中的擺設幾年來從無變過,那扇窗戶也是。


 


但是,有一天還幼小的我卻聽見了窗外傳來哭鬧的聲音,好奇之下搬了椅子踩上去,踮起腳尖從那個窗戶往外面看去,我看見了廣闊的院子裡頭有一個孩子發出了哭聲。


被想和他玩的看門犬追著,卻完全沒有看出對方的好意而一昧感到害怕的孩子。


褐色的頭髮、褐色的濕潤的眼睛,我沒有見過他出現在彭哥列過,我很好奇他是誰。


 


看他哭得面目全非,於是好心的舉起手放在口中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那些看門犬搖搖尾巴彷彿聽見了,馬上就轉過身去丟下了那孩子匆匆的離開,那孩子並沒有意識到被人救下,只是鬆了一口氣有些不穩的爬起來。


 


然後快步的跑著,遠方出現喊他名字的父母,那個男孩最後撲進了父母的懷抱。


 


看門犬已經來到了我的書房門前,等著我的命令,左右搖著尾巴。


我坐下來輕輕的撫摸牠們,勾起一抹淺笑。


住在彭哥列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試過在院子那片草皮奔跑的感覺,G說那樣太不莊重了,和其他孩子們一起胡鬧也不是我們的作風,正因為比起其他同年紀的繼承者更擁有天份,讓我有大部分的玩樂時間都花在幫忙為家族做決策之上。


 


當時並沒有對那男孩留下特別的印象,只是,看著他在陽光下往父母跑去的背影。


明明我也經常在院子中隨意的散步,卻有種他距離我非常遙遠的想法。


那孩子的身影被那天的太陽照耀著,閃閃發光。


 


我後來才知道,那是澤田綱吉,和我同樣也是繼承者之一。


在17歲就被宣佈成為正式首領的我在繼承典禮上時才知道這件事情,當時的澤田綱吉14歲。


我從來沒有正面看過那孩子,但聽別人說我們長得很相像,可是就連繼承典禮上也沒有看見對方的身影,這讓我感覺到疑惑,身邊的G聽見了我的問話,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


 


『那傢伙聽說是很不喜歡黑手黨的樣子,所以過去幾年幾乎沒有過來彭哥列。』


我聽了以後,突然了解到11歲時的我看見的那個孩子,就是他唯一一次到彭哥列來的日子。


之後他就果斷的選擇了別的道路,和我不一樣的道路。


那孩子是屬於另外一個世界的人。


 


 


 


02


 


今年已經是高校二年級的Giotto,是從義大利到日本的留學生,因為是義大利人的關係,天生著一頭金色的頭髮和淺藍色的雙眼,外國人的相貌在學校中也是非常引人注意的,更別說他自己的背後有著黑手黨的背景被人偷偷流傳著,儘管有大部分的學生都不怎麼相信這件事情。


但即使他對人的態度非常溫和,卻沒有什麼人特別親近他。


 


他就像是大部分的高材生一樣,身上散發著沒有誰可以輕易接近的氣息。


Giotto並不煩惱這樣的事情,對他而言學校生活少了吵鬧讓他有更多的時間可以自在的閱讀,他並不真的需要學習高中課程,但前一任的首領希望他能夠完成學業,過上一點正常孩子會有的學校生活,但是彭哥列的首領又怎麼能夠在西西里的學校輕易的出現呢?


所以他才來到了日本,也是他自己提議的。


 


Giotto每回都帶著理所當然的態度去看考試的排行榜,自然是在第一位,第二位就是G。


不過某一次當一群人擠在排行榜前時,國中部那邊的學生也擠在他們自己的排行榜前張望著。


這時一個小小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裡頭。


 


「啊…又要補習了嗎?又是最後一名啊……」聽到這話的Giotto忍不住朝聲音的方向看去,那是有著一頭褐髮和褐色的雙眼,臉上掛著帶著沮喪表情看著排行榜的小傢伙,對方也偶然的轉過頭來,雙眼對上的時候,Giotto竟上前主動搭話了。


 


「你是最後一名嗎?」


「唔。」那孩子有點羞恥的點點頭,「學長又是學年第一名了吧。」


 


「……嗯,無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考到最後一名呢。」這麼說彷彿是故意欺負人似的,對方果然大受打擊,但Giotto繼續問下去,「你叫什麼名字?」


 


「澤、澤田綱吉。」綱吉移開視線說著,他其實算是認識這個人,但本以為是更加溫柔的人。


「果然,我沒看錯。」下一秒,一雙手伸了出來,綱吉抬頭看向對方,Giotto正朝他溫和的微笑。


「那麼,你應該會讓我理解吧,綱吉。」


 


對方就這樣直接呼喚了綱吉的名字,或許是因為是外國人的關係吧,綱吉並不在意,只是,對於那個藍色眼眸中和別人都不同並無任何輕視意味存在,剛剛的話也不過是小小的捉弄他,讓綱吉本來沮喪想著補考的心情被打斷了,綱吉忍不住有些感謝。


 


綱吉並不算曾和Giotto見過面,但是認識他,知道他。


他很小的時候曾經去過的黑手黨家族是屬於父親工作的一部分,Giotto是彭哥列的首領,即使身邊有很多同學都不相信這件事情,綱吉卻知道那是真的,但他從沒有和這樣的Giotto說過話。


這是第一次,面對面的。


 


「你見過我嗎?」綱吉在回教室前問,因為Giotto主動搭話讓他有些訝異。


 


「見過喔。」Giotto輕笑,然後突然彎身低頭親吻綱吉的臉頰,如同碰觸般的吻沒有任何一絲情色意味,更像是親人之間的慰問,「很久以前見過一面呢,雖然你大概不記得吧。」


 


綱吉愣愣的撫摸被親的地方,雖然對於對方的行為有些不能理解,可是沒有惡意。


黑手黨都是那樣的人嗎?


一直都很討厭黑手黨的綱吉突然覺得似乎有些誤會了,並不全都是可怕的人。


至少下一任的首領看起來是個相當親切的學長。


 


 


 


 


03


 


綱吉翻過身,倒在柔軟的地毯上,手中拿著功課,鉛筆咬在嘴裡。


Giotto認真的坐在沙發上看著一些似乎是重要文件的東西,大概是家族中的工作吧,綱吉並沒有打擾他,只是困擾的搔著腦袋,瞪著自己的作業本,彷彿這樣他就會自己生出字來。


 


「綱吉,有不會的地方就問我。」Giotto語氣有些無奈的說,綱吉回過頭去。


Giotto好像看穿了綱吉早已經卡死在功課裡頭,卻不願意問他,這讓綱吉有點困窘。


 


「但是…你好像在忙。」綱吉不好意思的站起身,「不是正在工作嗎?很麻煩吧?」


「不麻煩,而且如果沒有時間的話就不會讓你到我家來做功課了,我可不是那麼親切的人啊。」Giotto嘆氣,不懂為什麼綱吉就算過了那麼久,卻還是對他如此客氣,歲數也不是差很多的,他希望可以和綱吉更親近一些,綱吉卻總是避開他的好意,就算做功課也不願意來他的身邊。


 


「……唔,不過總覺得…不是我能插入的狀況啊。」


綱吉後面的話說得很小聲,Giotto幾乎沒能聽見,工作中的Giotto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平時平易近人的他,圍繞在他周圍的氣氛是有些冰冷而嚴肅的,難以接近,綱吉也感覺得到那是和黑手黨有關的事,是他所不能碰觸的東西。


 


「你到底在猶豫什麼呢?」Giotto抬頭,然後對綱吉伸出手,「你有問題對吧?」


綱吉點點頭,問題可多了,他的功課本來就不好。


 


Giotto輕輕一笑,「那麼就過來吧,我說了要和你一起念書的吧,」然後他拍拍自己右邊的空位,「當然,你的位置是在我旁邊。」


 


有些不知所措,綱吉慌慌張的走到那裏,坐下。


當他打開課本想問的時候,就感覺到對方的胸口靠上自己的肩膀,溫熱的感觸傳了過來。


濕熱的吻親上他的嘴角。


 


「啊啊啊!!」


因為這樣發出了一聲驚呼的綱吉,把正在房裡頭工作的G嚇得衝了出來想問發生什麼事。


卻看見一手把課本捏得皺巴巴而露出可憐兮兮模樣的綱吉,還有帶著滿臉溫柔微笑的Giotto。


 


 


 


04


 


不知不覺,這樣的日子過了一段時間,Giotto也漸漸習慣了上下學的生活。


他體會到過去從未有過的經驗,對他人來說普通的事情,對他來說則非常特別。


 


然後,還記得那是一個相當溫暖的日子,一如往常的上學日。


距離上學遲到的時間只剩下短短的十分鐘,Giotto依然有些困倦的打著哈欠漫步著,身旁一起走著的G有些疑惑的望著他。


 


「你昨晚很晚睡嗎?」


「算是吧,看書看得稍微晚了一點。」Giotto聳聳肩,然後他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本來是想要早點看完的,但有更重要的事情打擾了我呢。」


 


「什麼重要的事情會贏得過你看書的時間?」G很訝異,因為對Giotto這樣程度的愛著閱讀的人來說,只有看書的時間是最重要的,任何人打擾了都會被冷冷的瞪上一眼。


 


「……昨晚綱吉電話中問我功課,似乎就快要期中考了。」


 


「如果你沒忘記的話,你的期中考和國中部的期中考是同一天。」G忍不住提醒,不過對Giotto而言大概不當一回事吧,他忍不住歎了一口氣,「那麼,綱吉做了什麼事情嗎?」


 


「學得很快,聊了大概一小時吧。」


「那挺久的啊。」


 


「雖然這麼說有些不好,但真希望他想問的問題可以更多一些。」Giotto用溫柔的語氣說出讓一般人都會有些困擾的話,G只能夠沉默不語,「這樣的話他依賴我的時間就會更長了吧。」


 


「你啊,只有在綱吉面前才會表現溫柔嗎?」G笑了。


「因為,綱吉是特別的。」


 


G聽著Giotto毫不掩飾的坦誠,他至今還沒有辦法習慣。


雖然比誰都更溫柔,卻又同時比誰都更加難以接近的Giotto,他的斯文態度和溫和的語氣是黑手黨家族帶給他的待人處事的方式,與『一般人』的相處總是有著一層透明的隔閡,這是必要的,因為他們是黑手黨,最好不要跟普通人有所牽扯。


 


再過沒有多久,Giotto也將要回到西西里繼續他的首領工作,家族開始需要他了。


這些雖然都是如同計畫中的事,但本以為Giotto是不會在日本生活的期間對誰露出那種笑容。


卻不知為什麼對澤田綱吉起了興趣,問他是一見鍾情嗎?Giotto卻不置可否。


 


『只是因為覺得和我很不一樣。』Giotto只回答了這樣。


 


「那麼,Giotto,今天的實驗——喂?」G想要講話的時候卻發現Giotto突然停下了腳步,他回頭看去,發覺對方正注視著他們剛剛經過的一間轉角處的便利商店。


 


「G,你不需要等我,先去學校吧。」Giotto非常突然的揮揮手,朝著那便利商店走過去,G一開始還沒有搞懂,過了一會兒才注意到了什麼事情的恍然大悟,然後有點無奈的獨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學校的路。


 


 


 


 


 


05


 


 


綱吉心情有些鬱悶,他知道Giotto就快要回西西里的事情。


他知道總有一天那個人是會回去的。


從認識的第一天,不,從知道這個人存在的第一天就曉得了,因為他是黑手黨首領,不可能在日本這樣的地方停留多久,雖然對人溫和,但是偶爾Giotto身邊的感覺就是會讓綱吉發現他和自己之間的不同——每當Giotto談論黑手黨的事情時,就會流露出他那有些冷酷、傲慢的一面,那是就連Giotto自己也沒有發覺的細微差異。


 


那是當然的,因為那個人本來就不是普通人,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樣。


 


前一段時間綱吉來到Giotto的家留宿,當時躺在他身邊的Giotto對他說,因為從小就生活在黑手黨所以從來都不覺得黑手黨奇怪,反而是普通人的世界更怪一些,但他很感興趣,他對所有東西都很感興趣,他想要知道自己如果不是黑手黨的話是不是也可以過上這樣平淡的生活,所以那時才主動跟偶然遇見的綱吉說話,因為他知道綱吉和自己一樣都曾是彭哥列繼承者,後來的境遇卻大不相同。


 


Giotto那時親吻上他手心的唇非常溫熱。


『我想要更了解你。』Giotto對他那麼說,然後在他面前闔上眼睛。


 


綱吉想到這裡臉微微泛紅,伸手拿了一瓶飲料,這時候熟悉的聲音從他身後傳了過來,對他問候。


「咦,Giotto,為什麼你會——」綱吉轉過身,驚訝的看著站在他身後的Giotto。


這是便利商店,一直以來總給人貴族形象的Giotto,出現在這裡真的有些格格不入。


 


「真是巧。」Giotto說著,但綱吉看他手上並沒有拿任何想買的東西,「你是在買早餐嗎?」


「嗯…早上沒有時間吃。」綱吉不好意思坦白說他昨晚想著Giotto在電話中說即將要離開的事情而睡不著,「你呢?」


 


「我啊……」Giotto沉默了一會兒,帶起一點笑,「我是看到有人似乎很煩惱的樣子。」


「是、是說我嗎?」


 


「是啊。」Giotto的手輕輕放上綱吉的頭髮,親暱撥動著,「明明不需要煩惱的。」


「……果真是要離開嗎?」綱吉淡淡的開口,「一定要回去的吧?」


「是啊。」


 


「這樣就很難見到面呢,會有些寂寞。」綱吉笑了笑,和Giotto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卻很快就變得親近,本來綱吉以為自己這輩子在也不會和黑手黨什麼的扯上關係,但事實並非如此,從今後他也不想要就此斷掉與Giotto之間的聯繫。


 


「今天天氣很好呢,綱吉,和我出去散散步吧。」


「欸?」


 


「和我去散步吧。」


「但是今天要上課的喔,學校不去的話——」


 


「那就翹課吧。」Giotto不容拒絕的說著並回頭看向綱吉,綱吉愣了一下,「你不需要擔心什麼。」


那句話就好像是在安撫綱吉對於Giotto要離開時不安的心情一般,而不只是安慰他翹課。


一路上Giotto的手用不大不小的力氣握著綱吉,那重量非常的舒服,綱吉覺得異常安心。


綱吉的心臟慢慢穩定下來了,回握那雙牽著自己的手。


 


綱吉小跑步的跟上,他們一出便利商店就往學校的反方向走去。


 


「感到煩悶的時候出來走走是最好的,不需要去想太複雜的事情。」Giotto說,抬起頭來看著湛藍的天空,「天空無論何時看起來都很廣闊,在這種時候就會覺得自己是自由的。」


 


綱吉看向天空,發呆了一會兒,老實說他沒什麼感覺,天空就只是天空而已。


「Giotto感覺不自由嗎?」


覺得自己此刻是自由的,也就是說其他的時候並不是自由的,綱吉有這種想法。


 


「不自由並不是壞事。」Giotto輕聲的回答,「成為黑手黨是我選擇的道路,和綱吉不一樣而已。」


「我以後還是可以去找你吧?雖然可能只有放假的時候。」


 


「不管我是不是黑手黨的首領,你都不會害怕我吧?我自己覺得我並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


「嗯。」綱吉困惑的點頭,「為什麼要害怕你呢?」


雖然並不好相處,但Giotto卻是個很溫柔的人,沒有什麼好怕的,至少對綱吉而言是這樣。


 


綱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只見到Giotto闔上眼,嘴角微彎,那是個一反常態有些嚴肅的表情。


前方突然停下腳步,發呆著的綱吉一頭不小心撞上對方的胸口。


然後,一個吻落在他的唇瓣上。


 


 


 


05


 


並不是想要變得自由。


11歲開始後自己的世界就已經註定了是生活在黑手黨中,不,或許從更早就已經決定了。


不管他人怎麼說,不管他人如何懼怕,自己都喜歡黑手黨。


並不是為了破壞而產生的,彭哥列本來就是為了保護居民而生的組織,如果有需要它繼續存在的人,我就想要繼續生在黑手黨之中,並且成為黑手黨的首領。


 


只是,嘗試了自由的生活後,覺得自由的生活也很不錯,日本是我喜歡的國家。


喜歡上綱吉那樣的孩子的心情也非常溫暖,感到從未如此開心。


雖然有很多美好的東西留在日本,但我還是回到了西西里。


 


踏上這一片土地後深刻感受到這裡才是屬於自己生活的地方,這是不可能輕易改變的,但是沒有辦法每天見到慌張從校門口經過的那個孩子後,突然有些寂寞了起來,我勾起一點淺笑,思考著’綱吉會不會因為想念我而睡不著覺。


 


——說不定睡不著的人會變成我也不一定。


 


書房上頭的窗戶還是和過去一模一樣,看得見藍色的天空,非常明亮。


從窗戶看出去的世界是明亮的,彷彿就是屬於綱吉的世界,我非常嚮往那裡,但儘管嚮往著卻也知道自己並不全然適合,如果今天我一開始就生在那裡也肯定會感到不滿足吧,這是同樣的。


 


看書看得疲倦後我會抬頭望向窗口,發呆好一陣子恢復精神,然後繼續沉迷於書中。


忘記是什麼時候我看著一本艱深的外國書籍,終於還是忍不住睡意倒在桌子上頭,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入睡的,也不清楚自己睡了多久,但是恍惚的意識中我聽見了聲音。


 


「喂、喂、醒不來啊……」低聲抱怨著,「G明明說一有人的話就會醒過來的,卻沒有醒來啊。」


那個溫熱的感覺輕輕靠在我的桌緣,我可以感覺到溫度傳來,還有非常熟悉的氣息。


那是讓人會放鬆戒心的感覺,綱吉身上總是這種氛圍,因為他是比普通人更普通的傢伙。


說穿了就是沒什麼特色的一個人,但是我卻對他深深著迷,為什麼呢?


 


一定是因為綱吉身上反射出我的另外一個面貌的關係吧。


他還有很寬闊的未來,他還很年輕,沒有做出決定——我很好奇他會選擇什麼樣的道路。


那會是和我不同的一條道路吧。


 


只是,已經身在黑手黨中的我能夠看得見嗎?


 


「明明是想早點和你說話的,所以才提早來了。」那聲音有點掃興的說,但是最後卻笑了起來,「想和你一起去的地方有很多呢,Giotto、Giotto!」


 


我聽到了這個邀請忍不住睜開眼睛,對上了綱吉有點驚訝的雙眸。


我發現自己正握著對方的手,綱吉面對如此姿勢只顯露出靦腆的表情,但我卻更加握緊一些,然後帶起一抹微笑。


 


「歡迎來到彭哥列,我的綱吉。」


眼前的他驚訝後露出一個可愛的笑容,啊,我喜歡這個笑容。


就像他為我展現屬於他的那個世界一般,我也想告訴他關於我的事情,還有我珍惜的家族。


 


手中緊緊握住的不過就是手指。


卻比我想像中更輕易的將我一直認為很難跨足的部份和我的世界聯繫了起來。






fin

评论

热度(150)

  1. Godzilla千葉玥 转载了此文字
    超甜。超甜。深夜党一本满足